首頁 > 封面故事 > 正文

小鎮做題家:如何自立

2020-09-09 12:47 作者:楊璐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2020年第37期
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年輕人,我們在培養什么樣的年輕人?

今年9月,又是一個開學季,同時這也是新冠疫情影響之下,高校畢業生們的未來相當不確定的年份。我們關注到,豆瓣小組“985廢物引進計劃”創建于今年5月份,到現在已經有超過10萬人加入。“985廢物”或“小鎮做題家”,成為一部分高校畢業生自嘲的標簽。

 

 

所謂的“985廢物引進計劃”,成員大部分是一群985或者211大學的畢業生,他們在升學或者就業中暫時遇到了挫折,組成虛擬世界中的團體。他們的話題高度集中在大學專業測評和畢業求職的攻略上。在群里,核心話題是按照賺錢多寡、工作是否穩定、工作強度大小,把大學里的專業分成“廢掉的”還是“羨慕的”。那些沒有閃耀光環、就業市場競爭力不強的學校和專業,被稱為“勸退大學”“勸退專業”“天坑專業”。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計算機專業廣受歡迎,金融、公務員和老師也是討論集中度比較高的話題。

 

 

令人疑惑的地方在于,快速變化和越來越多元的時代,年輕人本應該去尋找更多的機會,有更多自由的選擇,并且把“擁抱變化”作為生存技能。為什么他們縮在了虛擬社區里分享失敗經歷,抱團取暖?還有一些年輕人,面臨著“畢業即失業”的困境。受到疫情的影響,今年很多畢業生找工作不太順利,可除此之外,還有哪些原因造成了“985廢物引進計劃”的現象?正逢開學,大學里也迎來一代新人,他們該如何度過自己的大學時光,未來又怎么設計?我們想在這樣一個時間點上,討論我們的社會到底需要什么樣的一代代年輕人?在各種學習和考試攻略之外,年輕人如何面對真實而漫長的生活?有創造力的工作,需要年輕人具備哪些核心素質?

我們采訪了中國頂尖大學的老師和同學們。概括起來,這些聰明的年輕人的困境就是:在極度競爭中,成功壓倒成長,同伴彼此PK,精疲力竭。如果說“985廢物引進計劃”小組的成員圍繞著“掙多少錢”來評價專業和工作,大學里圍繞的則是績點??凕c決定了學生們未來的前途。同樣的邏輯還有,學生可以做學生工作、參加各種比賽、申請出國項目、實習等等,每一項都可以成為日后參選社會精英的資本。

“績點中心制”的形成,是現在高等教育進入大眾化時代,相對于從前,學歷貶值。過去高等教育是精英人才選拔的代理機制。身為父母一代的“60后”“70后”,趕上了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年代,學歷能換來人生階層的跨越,他們似乎只用坐上自動扶梯,生活就能往前?,F在的“95后”“00后”面臨著高校擴招與經濟增速放緩的現實,學歷不再具有確定的優勢,年輕人容易哀嘆自己能否保住父母奮斗出來的階層,以及如何保證自己的人生不會滑落。

在古典教育中,教育的最重要功能是“認識自己”,但在現代社會,教育被賦予了“改變命運”的使命。

在過去幾十年的發展里,用教育實現階層躍升已經成為一種慣性思維。這一代年輕人背負的期許從某種程度來講更沉重。他們的學業越來越不是自己的事情,而是一個家庭常年持久的投資和努力。父母一方舍棄工作陪讀不再罕見。

中國人總講力爭上游,幾十年來也通過生產標準化來提高效率,獲得經濟效益最大化,讓人們的生活從溫飽到小康。進入精英階層、績點考核是這些經驗在成長和教育里的復制,這看上去似乎天經地義。

可是在這種環境里長大的學生,在升學和就業中容易遇到挫折,就有人進入了“985廢物引進計劃”小組。雖然這個小組與每年畢業的高校大學生相比,只是絕對小眾的人數,但是年輕人被“績點”“攻略”統治的生活變得越來越普遍,很多人對生活表現出無力感,任憑自己怎樣努力,也覺得沒有成就感。他們喜歡用“內卷化”這個聽上去時髦的詞形容自己的感受。

臨床心理學博士、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副主任、總督導徐凱文說:“這個小組里學生的故事各有不同,我感興趣的地方在于他們自稱廢物的行為。”徐凱文做過這方面的研究,他說:“自稱廢物、垃圾,不是偶然現象,潛意識里是對自己的不認同。優秀的學生沒有覺得在做優秀的事,因為收入高不高、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優秀、領導是不是肯定我的意見,都是外在的東西。這些是社會、父母覺得好的東西,并不是自己覺得好的東西。實際上是在用他人的標準替代了對自己的認識和評價。自我是假的,是功利社會塑造出來的自我。”

學生們所追求的熱門專業、績點成績,甚至不是職場上真正需要的東西。很多“985廢物引進計劃”小組的成員正式因為應試教育的考核標準跟職場現實的脫鉤而滑進來的。熱門專業并不是職場敲門磚,因為社會變化太快,熱門專業永遠在變。有經驗的公司甚至愿意吸引不同專業,但學業基礎扎實的學生,他們帶著各自學科的印記和思考角度,讓公司多元化,在受到不確定性沖擊時,反脆弱??凕c是一個表面指標,商場上是真槍實彈的行動,需要的是扛得住相當長一段時光的底層素質。曾在知明互聯網公司擔任人力資源副總裁的段曉慶說:“如果把人的能力看作冰山模型,用人方越來越在意的不是冰山上能看到的那一角,就是硬技能的部分。尤其是對應屆生來講,學校里學的知識和技能,跟實際工作有出入。大家在意的是冰山下的個性特征、價值觀、驅動力等。”

真落實到找工作上,就像教育的功能不是“階層躍升”而是“認識自己”,工作標準也不是“財務自由、階層躍升”,而是適合自己。路寧是資深人力資源專家,以“小紅拖拉機”為筆名在互聯網上向年輕人分享職業規劃和職場知識。路寧說:“最終選擇一個職業,考慮三個因素:第一是我能進入的,比如色盲不能做飛行員,這就不現實了;第二是我做這種比較擅長;第三是我喜歡的。這三個因素交叉在一起,你喜歡做著就不累,你擅長就能做出成績。做出了成績,你在組織和行業里能取得一個更好的排名,利潤分配或者名利分配,就優先給你。”

我們關注“985廢物引進計劃”這一現象,也不僅僅因為他們目前的困境揭示了教育存在的問題,他們在功利的、理性的、標準化衡量、選拔的模式里長大,應對真實、復雜又充滿變化的成年人世界時,缺少堅韌的素質和敏捷的生存技能。他們講述的失敗故事、眼中的世界,以及對自我不認同、內心空洞,是社會在20多年高歌猛進中價值觀、經濟增長模式、代際差異等等沖突碰撞的暗流。

追求和攀比高薪,是因為薪酬落差的變化。把地處偏遠或者經濟不發達地區的985學校稱為“勸退大學”,畢業后不愿意在小鎮、下沉城市工作,是因為隨著經濟發展中國城鄉差距、地域差距變大。對大學專業或者就業現狀的不滿,也可能來自于父母的影響。

暗流形成漩渦,缺乏“水感”的年輕人滑了進來。也許是巧合,他們在疫情期間,注冊成立了小組?;蛟S,這是我們整個社會該反思的時候了。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年輕人,我們在培養什么樣的年輕人?

閱讀更多更全周刊內容請微信掃描二維碼成為中讀VIP,閱讀期期精彩內容!

版權聲明:凡注明“三聯生活周刊”、“愛樂”或“原創”來源之作品(文字、圖片、音頻、視頻),未經三聯生活周刊或愛樂雜志授權,任何媒體和個人不得轉載 、鏈接、轉貼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刊、本網書面授權的,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三聯生活周刊”或“來源:愛樂”。違反上述聲明的,本刊、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文章

已有0人參與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快速登錄
微博@三聯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掃描下載三聯中讀App
三聯中讀服務號
财神捕鱼下载 江西快3开奖结果 正规的股票交易手机平台 上海11选5秘诀 股市行情走势 黑龙江6 1怎么算中奖 科创板股票涨跌幅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预测 广东11选5玩法技巧 英国股票指数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